澳门皇冠在线赌场_皇冠国际娱乐平台_皇冠娱乐官网网站

地区:安徽|北京|重庆|福建|甘肃|广东|广西|贵州|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吉林|黑龙江

地区:江苏|江西|辽宁|宁夏|青海|山东|山西|陕西|上海|四川|天津|西藏|新疆|云南|内蒙古

行业:养猪|养牛|养羊|养兔|养鱼|养鸡|养蛇|养鹅|养鸭|养龟|养虾|养蟹|养鹿|养蚕|黄粉虫

行业:水稻|玉米|花生|小麦|大豆|茶叶|棉花|油菜|鹌鹑|牛蛙|黄鳝|泥鳅|蚯蚓|养驴|养蝇蛆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致富信息

[致富经]了不起 中国农民 第二集 立潮头 20181218

84农业网   时间:2018-12-25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整理

距离2018中华定制时尚周压轴大秀,还有一个小时,一切细节正在做最后调整。

吴建华:今天是我们在上海应该说真正的第一场独立的一场秀,希望能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能够在大上海展现出来。

宋锦,在中国有“锦绣之冠”的美誉,与南京云锦、四川蜀锦,并称为中国三大名锦。把千年传统宋锦带入国际时尚舞台,在重要场合成为国礼,吴建华努力了八年。

[致富经]了不起 中国农民——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 第二集 立潮头 20181218

与吴建华不同,浙江的周贤喜,一开始做的就是外国人的生意。

四十年前,东塍镇生产出第一颗灯泡。而今,世界上90%的节日彩灯来自中国制造,其中50%又来自于这个小镇。在这里,灯泡就像身体里的血液,无处不在。

浙江省彩灯协会会长 陆逸:可以说现在到了这个地步,欧盟市场,他们要过圣诞节,我们如果不给他们供货的话,他们就没法过了。

散发着东方光芒的中国灯,点亮了无数个洋节日。穿越千年的宋锦,成为国际顶尖时尚的宠儿。它们的背后,站着两个了不起的中国农民。他们离开土地,用中国制造改变自己,更改变了世界。

盛泽镇,中国丝绸第一镇,“日出万绸,衣被天下”。

出生在丝绸世家,吴建华从小与丝绸打交道。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物质匮乏,一件丝绸衣服给了吴建华最初的时尚启蒙。

吴建华:差不多小学两年级的时候,我爷爷传下来的,给我一件短袖,我爸爸也穿过,穿的时候特别舒服特别滑,衬衫穿在身上的感觉,就是现在的土豪。

如今,丝绸企业的招牌在盛泽镇处处可见,这个纺织城有上千家从事丝绸的私营企业。但在20世纪90年代初,这里还只有几家国营丝绸厂。吴建华在国营丝绸厂工作了五年。

1992年,中国改革进入关键时期,邓小平的南巡讲话,拨开了人们心底的迷雾。

[致富经]了不起 中国农民——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 第二集 立潮头 20181218

邓小平:中国只要不搞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逐步改善人们的生活,任何一条路都是死路。

一批嗅觉敏锐、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纷纷下海,踏上创业的征程。吴建华也是这股“下海潮”中的一员。骑上一辆摩托车,他做起丝绸贸易。

吴建华:印章、支票都在一个包里面,就现在讲的皮包公司,都在那个包里面。你要有个通讯的工具,我买了一个大哥大,那个时候一万四千多元,所以买了一个大哥大,我公司里面就剩2万多元钱,就剩2万多元钱,2万多元钱就开始开公司了。

2000年前后,便宜耐用的化纤成为主流,真丝绸产业遭到剧烈冲击,行业调整。吴建华瞄准当时大厂不愿做,小厂做不了的素绸缎,开了自己的丝绸工厂。

吴建华:因为素绸缎相对来说,它对原料的要求比较高,对工人织造的技术要求也比较高,在常规的产品里面它算比较麻烦的。但是在我们盛泽镇这个地方,做素绸缎它有传统的技术优势。

而在民营经济蓬勃发展的浙江,临海市东塍镇的周贤喜也瞄准了一个家家户户很需要的东西--灯泡!

像大部分制造业一样,钨丝灯泡也是一个候鸟式的产业,会随着成本去迁移。从日本到中国台湾,然后到珠三角,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往中国内地迁移。

当时周边几个镇出现了零星做灯泡的小作坊。木匠出身的周贤喜,有一双巧手,他相信,只要能抢到机器就能做出灯泡。

周贤喜:台湾那边旧设备过来的,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想做,所以这个设备买不到。我带了50多个人,车没有开到的时候,我们就已经人在停车场等着,等设备一到,50多个人抢了5套设备,跟打架一样,把设备抢到了我们东塍。

[致富经]了不起 中国农民——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 第二集 立潮头 20181218

周贤喜:我第一次调试的时候,三天三夜没睡觉,就在机器上调试,吃了饭就坐在旁边调,调累了想睡觉,就坐在凳子上睡着了。

一台机器,两三个人,周贤喜带着兄弟姐妹,在家支起了灯泡小作坊。

临海是个千年古城,七分山水两分田,耕地资源极其匮乏。灯泡这个外来产业,很快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迅速扩张,短短两年就出现了800多家工厂。

但市场饱和带来的往往是低价恶性竞争,1998年周贤喜第一次走出东塍镇,与广州的台湾企业直接做生意。

周贤喜:一车灯泡拉过去,卖了七十几万,差不多80万的现金,一次性没见到过这么多钱,飞机飞到宁波,坐在车里一路不敢回家,看后面有没有人怕别人跟踪,要抢你这个钱,一路上讲心里话,尿尿都不敢去。

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期,敢下海的人,就能淘来一桶金。新世纪临近,国企改制拉开序幕,“让一切创造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更是鼓励了民营企业家发展生产的决心。在江苏省盛泽镇,吴建华趁机兼并收购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国营丝织厂,但像很多民营企业家一样,2008年之前的他,对品牌这个词还很陌生。直到一次法国之行,他才感受到品牌的威力。

吴建华:我们去参加了法国的一个面料展,我看到有家法国摊位,我一看这个东西特别眼熟,就是前两个月我卖给韩国人的一款面料。然后我就问他,你这个多少钱,他跟我讲说卖50欧元,我吓一跳,你这个卖50欧元,这么贵,我卖给韩国人只要50人民币,52元,我问你为什么能卖这么贵,他就跟我讲,我们有品牌,我们是一家品牌公司。

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就开始全方位融入全球化和世界经济体系。提供全球大部分的高端丝绸面料,却大多有产品无品牌。这十倍的差价,让吴建华寝食难安。

吴建华:感觉到这个心口扎了一刀一样的,让我太难受了。做纺织就真的不能这样做了。所以后来我们就说我们一定要做品牌。

吴建华:“这就是1000多年前我们手工的宋锦织造的一个场景。

近万根蚕丝,各种花纹经过手艺人的巧妙编排,在一人多高的织机上,由两个人配合完成。第一次见到宋锦,吴建华就被它的精美绝伦所吸引。但由于生产技术和设计理念的落后,宋锦面临着传承保护的困境。这样的传统织机当时全国仅剩下3台,会操作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宋锦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朱云秀:2005年的时候我们织造坊就剩我一个了。十几个人到最后就剩下我一个。

吴建华:就像是一颗蒙了灰尘的珍珠,放在角落里人家没关注它。我相信这个东西会有市场的。

吴建华要复活宋锦,做出有影响力的品牌。首先,他要解决的就是宋锦的机械化生产。

很大的一个经轴,我们纱线要从这边过来,哪个地方我焊一个,打个孔钻一个都可以的

吴建华:后来我们的技术人员跟我讲,吴总,宋锦这个独特的工艺,跟常规的织锦,常规的提花面料不一样,我们现有的进口的织机还不能做宋锦,那我说能不能改造,

设备改造难度极大,如果改造不好,最起码有2000万元的损失。带着这些从国营丝绸厂出来的能工巧匠,吴建华开始宋锦织造的一次自我革新。

吴建华:从来没有人在现代的数码织机上来做宋锦,这个是前无古人的。那我们后来就是按照工艺,倒过来,来改那个机器。

比起吴建华的主动变革,周贤喜则在更早的时候被推到了生死边缘。

[致富经]了不起 中国农民——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 第二集 立潮头 20181218

2001年,美国灯泡行业的标准进行了一次调整。而这对地球另一边的周贤喜,几乎致命。

周贤喜:2000年他们标准就制定好了,上下游的工厂他们不通知。你所有的库存,产生的库存,最后全都是当非标产品半价卖掉,做了七八年,那一年一次性亏完。

提高灯泡标准,实质是行业的一次洗牌。做初级加工,处于产业上游的东塍镇,灯泡产业全线崩塌,800多家厂房,最后只活下来不足30家。对周贤喜来说,简单加工就能获利的生意已经不复存在。

周贤喜联合11家企业再次启用群狼战术进行反击。每家投入2000万元,扩大规模,在安徽建立上游工厂。但是企业联盟的产能,也只有对方的百分之十。这一场自卫战,最终演变成了一场惨烈的价格战。

周贤喜:销售价在7分钱(一颗)的时候,上市公司的产品过来一下子跌到5分,最后在三分打不跨我们的时候,一年下降到一分半。刮台风一样的过来,一般的企业就受不了它这样企业的冲击。

[致富经]了不起 中国农民——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 第二集 立潮头 20181218

吴元龙:台湾那边工业化走得比我们早,加上他们的管理,我们认为跟他们有一定的差距。

苦苦坚守一年半之后,内外交困的企业联盟宣布解散。2012年,周贤喜败退北美市场,不得不缩小规模,静待时机。

这个常住人口不足6万人的小镇,吸引了全国超过十万人从事彩灯行业。但和大多中国传统制造产业一样,彩灯依然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中低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使得我国产业的结构性矛盾更加凸显。民营企业开始经历转型升级的阵痛。

2013年“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极大的拓宽了民营企业家们对市场的想象力,民营经济的发展进入新时期。在全球制造业向中国转移30年后,中国制造进入新时代。吴建华的宋锦也走进新时代。

这是世界上第一台符合传统宋锦织造工艺和各项技术参数的电子提花机,是吴建华带着团队用四个月,投入2000万元研发出来的,它把宋锦的织造速度整整提升了200倍。

用宋锦独一无二的面料优势,打造有国际影响力的品牌,吴建华要从布料制造商跨界时尚产业。

怎么让宋锦时尚起来,拥有持久的生命力?吴建华来到时尚之都——米兰寻找答案。

早些年,国际时尚行业还很难看到中国人的身影,在寻找国际知名设计师的过程中,吴建华处处碰壁。

吴建华:人家根本眼睛瞧不上你,你中国人不行,中国就是个材料供应商,你做时尚不行。那个品牌,老板叫安曼妥,当时我和他见面聊的时候,人家不睬你,他坐不都让我坐下来,站着跟我聊。他明明边上有椅子,就不让我坐。

[致富经]了不起 中国农民——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 第二集 立潮头 20181218

这种冷落让吴建华一度非常难堪。而这个时候,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到了他的面前。2014年,吴建华的宋锦亮相在北京举办的APEC会议。

吴建华:中国人应该在正式和隆重的场合有自己的民族服装。实际上人家不知道我们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差不多11个月时间,做宋锦我说我们在太上老君的炉子里炼了一年。城墙红的宋锦服装,单单染色的小样儿我们打了50次,我们前面方案的改动不下几十次,打了纱线颜色织出来的布样大概有100多次。

但也是这种细心地打磨,让吴建华得到了米兰时装周终身荣誉主席Mario Boselli的关注,为他打开了国际时尚的窗口。

吴建华成功地与世界顶级品牌设计师合作,推出了箱包、配饰、家居、定制服装等一系列产品,频繁亮相米兰、巴黎等顶尖时尚活动。吴建华成功地把中国千年宋锦,推上了国际舞台。而在浙江东塍镇,周贤喜也开始引领欧洲消费新潮流。

每年5月到9月,是节日彩灯的生产旺季。在这家工厂,每天要生产出1.2亿颗LED灯泡。

离此处不过百米的另一个厂房里,胡益凯刚购进的两台设备,正在把一根根铜丝,绕成一捆捆电线。

这些电线和LED灯泡,通过东塍人自己发明的机器组成了一个个灯串。周贤喜的工人们把它们用胶带缠在一根根枝条上。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

为屈道利带来年产值过亿的塑料花瓣,被工人们安装在枝条上。

[致富经]了不起 中国农民——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 第二集 立潮头 20181218

这就是周贤喜今年出口欧洲的爆款——樱花树灯。

周贤喜:我们这个樱花树一共有五六家配套工厂,我们这边完成一个产品都有成千上万人在为它服务。

丢掉北美市场,东塍人开始向另一个节日彩灯重要消费区——欧洲发力。与北美单一的消费风格不同,欧洲更偏爱多样化。集中火力做创意设计、品牌营销,把产业链上的制造环节拆分给上下游专业企业,周贤喜和他的同行们实现了从迎合市场向引领市场的转变。

拿下欧洲95%的市场后,这些东塍人又携手在全球开疆辟土,相继拿下印度市场,南美市场。全球300亿的稳定消费市场,东塍镇贡献了近百亿。曾经丢掉的北美市场,现在重新向他们敞开了大门。

秘书长 屈小平:去美国市场必须贴一张标签,这张标签原来卖的大概是4分美金一张,现在他跟我们讲这张标签的价格可以商量,可以商量,原来谈都不要谈。还有个测试费用,他给我们行业的汇率也可以打折。这两项成果已经是突破历史了。

散发着东方光芒的中国灯,点亮了无数个洋节日,如今,也点缀着中国大地,点亮了无数中国人的新生活。四十年时间,这个泊来产业在东塍镇生根发芽,成为一张世界名片。

在同样星光闪耀的上海,吴建华和宋锦正式登台!

身处伟大时代,了不起的中国农民,从来不缺乏拥抱世界的决心和勇气。

中国民营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这份成绩单,凝聚着每位民营企业家的努力,而他们绝大多数都来自中国农村!

[致富经]了不起 中国农民——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 第二集 立潮头 20181218

进入新时代,更多的创业者活跃在世界舞台。

吴建华:打造一个有世界影响力的品牌,这个是也值得他奋斗一辈子的事情。

周贤喜:凭你的冲劲,凭你瞎眼人不怕鬼的年代已经过去,把这种经验传授给他们。

时代的车轮从没有停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变强的民营企业,前路可期,未来已来。

84农业网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文章系转载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删除。另: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任何关系,请网友自行判断信息的真实性。84农业网本着服务三农的原则,不以盈利为目的,84农业网所有文章都不代表真理,仅作为参考。